Back to top

宝鸡官员回避常玮平的律师,并阻挠律师获取信息

状况: 
被羁押
有关情况

2021年7月1日,常玮平的新律师(这是常玮平家人聘请的第六位律师)前往宝鸡市公安局,正式要求会见该局副局长郭掌伟和国保支队副支队长杨永科,以获得常玮平案件的信息。宝鸡市公安局保安人员拒绝转达律师要求,也回绝了传达律师与相关官员联系的要求。

2021年4月16日,被拘留的人权律师常玮平家人收到宝鸡市公安局的书面通知,称常玮平已于2021年4月7日被正式逮捕,罪名是 "颠覆国家政权罪"。在正式逮捕之前,常玮平被以较轻的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罪名而遭“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根据中国的《刑法》,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 "判罪的人最高可能面临无期徒刑。

2021年3月11日上午,常玮平的律师前往陕西省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提交了会见常玮平的请求和结束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申请,常玮平自2020年10月以来一直被拘留。

2021年2月下旬,常玮平的律师向宝鸡市当局提交了一份请求,要求会见被拘留的常玮平。这位律师回到所居住的城市后不久,被告知宝鸡当局已向其所在城市的司法局投诉。

2020年11月25日,常拴明获准在陕西省宝鸡市高新区的一个派出所会见了其子常玮平。

2020年10月28日,宝鸡市高新区公安分局作出决定,驳回了常玮平律师提出取保候审的申请。

自2020年10月22日以来,人权律师常玮平在中国西北部的陕西省的宝鸡市被警方羁押后,一直被关押在一个秘密地点,并不能与律师接触。他被羁押的六天前,曾公开了他被当地警察酷刑的事情。

About Chang Weiping (常玮平)

Chang Weiping常玮平是一名人权律师,以通过公益诉讼来维护因健康状况、性别、性别认同和性取向而受到歧视的人士的权利而闻名。他曾为人权捍卫者、问题疫苗受害者以及面临就业歧视的妇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艾滋病患者和乙肝患者提供法律援助。

14 7 2021
宝鸡官员回避常玮平的律师,并阻挠律师获取信息

2021年7月1日,常玮平的新律师(这是常玮平家人聘请的第六位律师)前往宝鸡市公安局,正式要求会见该局副局长郭掌伟和国保支队副支队长杨永科,以获得常玮平案件的信息。宝鸡市公安局保安人员拒绝转达律师要求,也回绝了传达律师与相关官员联系的要求。常玮平的律师随后前往宝鸡市检察院,对公安局拒绝会见提出申诉。检察院的接待人员记录了律师的身份和其他文件后,让律师直接与公安局高新分局沟通,因为该局是负责调查常玮平的单位。

常玮平的律师随后前往高新分局,要求与副局长向贤宏会面,但被告知向贤宏不在。律师给向贤宏的办公室电话和手机打电话,都没有人接听。律师再次来到检察院,要求提供负责此案的检察官的身份和联系方式,但接待人员拒绝透露这一信息,并坚持要求律师与公安局沟通。

常玮平的律师随后前往陕西省检察院,对宝鸡市公安局和检察院提出申诉。接待人员告诉律师,"省检察院不方便介入 "此案。常玮平的家人最近多次试图联系或提交对地方和省一级的公安局和检察院官员的投诉,也没有成功。

22 4 2021
常玮平被以更严重的罪名正式逮捕

2021年4月16日,被拘留的人权律师常玮平家人收到宝鸡市公安局的书面通知,称常玮平已于2021年4月7日被正式逮捕,罪名是 "颠覆国家政权罪"。在正式逮捕之前,常玮平被以较轻的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罪名而遭“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根据中国的《刑法》,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 "判罪的人最高可能面临无期徒刑。

根据《刑事诉讼法》,宝鸡市公安机关必须在两个月内完成调查,然后做出是否建议起诉或撤销案件的决定。经上级检察院批准,如果符合某些宽泛的定义,例如案件被认为是 “特别严重和复杂”,调查期可延长至五个月。

22 3 2021
警方拒绝结束秘密拘留常玮平或允许律师访问

2021年3月11日上午,常玮平的律师前往陕西省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提交了会见常玮平的请求和结束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申请,常玮平自2020年10月以来一直被拘留。律师们还要求会见高新分局副局长向贤宏,以便讨论案件细节。然而,向贤宏当时不在,只是通过电话与律师们交谈。

当天下午,常玮平的律师来到宝鸡市检察院,控告公安局高新分局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涉嫌虐待常玮平。律师们还要求检察院对当地公安局对常玮平的调查行使监督权。检察院确认,它尚未收到对案件的起诉审查。

2021年3月12日,常玮平的律师再次前往高新分局,试图会见向贤宏,然而向贤宏再次缺席。律师们再次与向贤宏通了电话,但向贤宏拒绝透露与案件有关的任何细节。随后,律师们再次来到宝鸡市检察院,继续前一天的投诉,但被告知在与警方 "核实 "后,检察院认为常玮平没有受到公安局的酷刑。

宝鸡市公安局随后拒绝了终止对常玮平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申请,声称由于 "处理案件的需要",对常玮平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更合适”。但是该局没有提供进一步的理由。宝鸡市公安局也拒绝了律师会见常玮平的请求,称这将 “妨碍调查或导致泄露国家机密”。

3 3 2021
常玮平的律师在当局的压力下退出

2021年2月下旬,常玮平的律师向宝鸡市当局提交了一份请求,要求会见被拘留的常玮平。这位律师回到所居住的城市后不久,被告知宝鸡当局已向其所在城市的司法局投诉。在这种压力下,这位律师决定退出此案。

这是自2020年10月常玮平被拘留以来,已经有第四位律师因官方压力而退出案件代理。

13 1 2021
常玮平家人和律师面临巨大的压力和骚扰

2020年12月14日,常玮平的父母在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门前抗议,要求释放常玮平,并提出对常玮平在押期间遭受酷刑风险的担忧。抗议后,常玮平父母被数次传唤审讯。凤翔县常玮平父母的家门口安装了一个闭路电视摄像头,以监视常玮平家人的行动和任何访客。此后,常玮平父母的手机被没收,并受到事实上的隔离软禁。

常玮平的姐夫和他的岳父的手机也被没收。常玮平的姐姐被禁止探望她的父亲。常玮平的妻子陈紫娟已经有两个多星期无法与岳父联系。

2021年1月6日,陈紫娟向宝鸡市检察院提交了对当地公安官员的申诉,这些官员在2020年10月22日,即常玮平被拘留的那一天至2020年12月23日,八次到深圳见陈紫娟。这些官员警告陈紫娟不要为丈夫进行公开倡导。他们还施压,要求陈紫娟删除微博上关于丈夫情况的帖子。这些官员说,如果陈紫娟违抗他们的要求,她将失去工作。

由于来自当局的巨大压力,最初协助代理常玮平案的两名人权律师不得不退出。接手此案的两位新律师说,由于官方的压力不能接受任何媒体采访。新律师首次尝试与常玮平会面,但没有成功。联合国人权维护者状况特别报告员在2020年12月16日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代理常玮平案首批律师的退出,“说明了中国人权捍卫者和律师所面临情况的严重性和规模”。

 

2 12 2020
人权捍卫者常玮平的父亲获准探视

2020年11月25日,常拴明获准在陕西省宝鸡市高新区的一个派出所会见了其子常玮平。会面持续了10分钟,在会见房间里有几名公安人员在场。父亲说他的儿子看起来更瘦了,而且很疲惫,眼睛里有血丝,说话的速度比平时慢很多。

10 11 2020
常玮平取保候审申请被拒绝

2020年10月28日,宝鸡市高新区公安分局作出决定,驳回了常玮平

律师提出取保候审的申请。

警方在书面决定中表示,由于 “办理本案的需要,适用对嫌疑人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警方没有进一步说明 “需要” 所指是什么。

27 10 2020
人权律师常玮平被秘密羁押,不允许律师会见

自2020年10月22日以来,人权律师常玮平在中国西北部的陕西省的宝鸡市被警方羁押后,一直被关押在一个秘密地点,并不能与律师接触。他被羁押的六天前,曾公开了他被当地警察酷刑的事情。

下载紧急呼吁

常玮平是一名人权律师,以通过公益诉讼来维护因健康状况、性别、性别认同和性取向而受到歧视的人士的权利而闻名。他曾为人权捍卫者、问题疫苗受害者以及面临就业歧视的妇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艾滋病患者和乙肝患者提供法律援助。

常玮平被羁押后,2020年10月22日当晚,宝鸡警方打电话给他住在中国南方广东省的妻子,告诉她常玮平因 "违反法律规定 "而被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但未说明违反了哪些规定。警方没有告知她常玮平所面临的确切指控和他被关押的地点,也没有向其家人提供正式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

2020年10月26日,常玮平的父亲在两名律师的陪同下,到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了解案情,要求会见常玮平,出示律师代理文书,并提交取保申请。警方不允许律师会见常玮平,并拒绝透露负责调查常玮平的办案人员或单位的身份,拒绝透露拘留的具体地点,拒绝透露将他关押的依据。他们为这些决定辩护的理由是,常玮平涉嫌 "煽动颠覆国家安全"以及他的案件涉及 "国家秘密"。

常玮平被拘留是在他在网上公布了一段视频短片6天后发生的,视频中他分享了2020年1月在宝鸡一家宾馆房间里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拘留10天期间遭受酷刑的细节。他当时因参加2019年12月初在福建省厦门市举行的一次律师、学者和活动人士的私人聚会而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当时警方展开了跨省行动,拘留、讯问和骚扰了多名参加会议或与会议有关的维权人士。在常玮平2020年1月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当地政府正式宣布注销他的律师执业证。

常玮平在视频短片中说,警方审讯人员将他绑在一个被称为 "老虎椅 "的约束装置上,"每天24小时,10天的时间",期间做的笔录一共有16次。他说,在他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出来取保候审的十个月里,当地警方将他严密监视在宝鸡凤翔县的家中,每天给他打电话,每周至少探视一次。他在视频短片中解释说,他从事律师工作和参加2019年12月的厦门会议,完全是合法行使和维护人权的例子。

2018年8月,联合国人权专家致函中国政府,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拘留条件 "类似于单独监禁和秘密拘留,等同于强迫失踪 "表示关切,认为这种作法使 "被监视居住的人面临酷刑和其他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以及其他侵犯人权的风险"。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多次警告中国,"违反国际法规则,广泛或系统地监禁或其他严重剥夺自由的行为可能构成反人类罪行"。

前线卫士对常玮平被拘留在一个秘密地点,且无法获得律师的帮助深表关切,这大大增加了拘留期间遭受酷刑和虐待的风险。前线卫士认为,对他的拘留完全是对他为捍卫人权而进行的和平和合法工作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