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人权捍卫者丁家喜的审判期限延期

状况: 
审判延期
有关情况

2021年10月20日,人权捍卫者丁家喜的律师前往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查阅案卷。法院只允许他对案卷进行记录,但禁止拍照或复印案卷。由于要审查的案卷数量很多,律师告诉法院,仅做实物笔记不能充分准备辩护,并要求法院允许对案卷拍照。法院官员拒绝了这一要求,甚至要求他签署保密文件,承诺不透露案件档案中的信息。

2021年8月5日,丁家喜的律师被告知,山东省临沂市检察院决定起诉丁家喜。此案已被移交给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

2021年5月21日,临沂市检察院通知丁家喜的律师,已将其案件退回临沂市公安局进行第二轮补充调查。根据《刑事诉讼法》,只允许进行两轮补充调查。一旦补充调查结束,案件被送回检察院,检察院就必须在一个月内决定是否起诉。如果案件被认为是 "重大或复杂",或者判决可能超过一年的监禁,检察院可以将这个期限再延长15天。

2021年5月19日早些时候,丁家喜被允许与他的法律顾问再次视频通话。丁家喜告诉他的律师,被拘留者每天被允许参加户外活动的时间不到30分钟,他们的口罩每三周才换一次。由于拘留所提供的牙齿卫生质量不高,这位人权捍卫者的牙齿状况正在恶化。丁家喜还说,他的视力已经恶化,当局仍然没有给他任何纸或笔来写字。

在整个4月份,丁家喜被允许与律师进行三次视频通话。

在通话中,丁家喜告诉律师,监狱里的食物质量略有改善,向被拘留者出售食品的工作已经恢复。然而,丁家喜对看守所的卫生条件表示担忧,被拘留者每三到四周才得到一次新的口罩。

2021年3月9日,山东省临沭县看守所安排被羁押人权捍卫者丁家喜与律师视频会见。通话持续了约两个小时,丁家喜告诉律师,给被拘留者提供的食物质量很差。

2021年3月8日,山东省临沂市检察院通知丁家喜的律师,已将丁家喜的案件退回临沂市公安局补充侦查。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公安局必须在一个月内完成补充侦查,补充侦查两次为限。

2021年2月20日,临沂市检察院通知丁家喜的律师,将对丁家喜作出是否起诉决定的期限延长15天。检察机关通知律师,对丁家喜的指控已由 “煽动颠覆罪 ”改为 “颠覆罪”,这项罪名最高可判无期徒刑。

2020年11月26日,山东省临沂市公安局再次拒绝人权捍卫者丁家喜的律师会见当事人的要求。

2020年11月6日,丁家喜的辩护律师致电临沂市公安局,询问丁家喜案情况。警方告知律师,目前侦查工作还在进行中,她们不能告知何时将案件移交检察院。侦查期限已经延长了两次,但警方拒绝透露是否会在2020年11月19日当前期限结束时再次申请延长。

2020年6月18日,根据中国人权组织报道,人权捍卫者戴振亚、张忠顺和李英俊被取保候审。三名人权捍卫者暂 时获释后,他们及他们的家人没有发表任何公开评论。

截至2020年1月26日,四名人权捍卫者已经被隔离关押了一个月。2019年12月26日的跨省行动中,山东省警方逮捕了四名人权捍卫者,他们是福建省厦门市的戴振亚、北京的丁家喜,福建省漳州市的李英俊和山东省烟台市的张忠顺。逮捕他们是 2019年底镇压行动的一部分, 这次镇压中国有20多位人权捍卫者受到影响。

丁家喜简介

丁家喜律师是新公民运动的知名人物。新公民运动要求中国共产党的官员更加透明,教育系统更加平等,以及建立宪政。在2012年和2013年,丁家喜在北京参加了呼吁中国官员公布个人资产的小型抗议活动。

7 12 2021
人权捍卫者丁家喜的审判期限延期

2021年12月3日,丁家喜的律师在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会见了主审这位人权捍卫者案件的法官。法官告诉律师,上级法院已经批准将审判期限延长至2022年2月10日。

同天下午,律师与丁家喜进行了视频通话。丁家喜说,不接受视频方式开庭。丁家喜坚持认为,庭审有关人士必须面对面,并向公众开放,并且必须有辩方证人的证词。丁家喜还说,拘留条件并没有改善。食物仍然不足,防风时间有限,天气寒冷也没有热水,而且没有提供纸笔。

27 10 2021
丁家喜面临健康问题

2021年10月20日,人权捍卫者丁家喜的律师前往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查阅案卷。法院只允许他对案卷进行记录,但禁止拍照或复印案卷。由于要审查的案卷数量很多,律师告诉法院,仅仅做实物笔记不能充分准备辩护,并要求法院允许对案卷拍照。法院官员拒绝了这一要求,甚至要求他签署保密文件,承诺不透露案件档案中的信息。

同一天下午,律师在看守所见到了丁家喜。丁家喜说,在院子里日照放风时间有限,食物缺乏足够的营养。丁家喜似乎正在遭受脱发,皮肤上出现了苍白斑块,可能是白癜风的症状。丁家喜说他还患有关节炎、腹泻和小腿肿胀。拘留所提供的毯子有一股刺鼻的味道。看守所不允许丁家喜看书或报纸,也不给纸和笔写字。

6 8 2021
丁家喜被起诉

2021年8月5日,丁家喜的律师被告知,山东省临沂市检察院决定起诉丁家喜。此案已被移交给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

2021年7月14日早些时候,律师前往临沂市,被允许查阅案卷,但由于本案 “涉及国家机密",不允许复印或拍照。2021年7月15日,律师被允许通过视频与丁家喜交谈了两个多小时。丁家喜说,自从上次与律师见面后,在投诉下,看守所稍微改善了卫生用品,并延长了在院内放风时间。律师还会见了负责此案的临沂市检察官,并提交了一份书面请求,要求撤销起诉,理由是丁家喜的行为不仅没有犯罪,而且实际上符合中国宪法,努力确保社会平等、政府透明和对其问责,并保护弱势群体。

21 5 2021
丁家喜案再次退回警方补充调查

2021年5月21日,临沂市检察院通知丁家喜的律师,已将其案件退回临沂市公安局进行第二轮补充调查。根据《刑事诉讼法》,只允许进行两轮补充调查。一旦补充调查结束,案件被送回检察院,检察院就必须在一个月内决定是否起诉。如果案件被认为是 "重大或复杂",或者判决可能超过一年的监禁,检察院可以将这个期限再延长15天。

此前,丁家喜在2021年5月19日的时候被允许与律师再次视频通话。丁家喜告诉律师,被拘留者每天被允许参加户外活动的时间不到30分钟,他们的口罩每三周才换一次。由于看守所提供的牙科卫生质量低下,丁家喜的牙齿状况正在恶化。丁家喜还说,视力已经恶化,而且当局仍然没有提供书写的纸或笔。

10 5 2021
丁家喜获准与律师额外会面

在整个4月份,丁家喜被允许与律师进行三次视频通话。

在通话中,丁家喜告诉律师,监狱里的食物质量略有改善,向被拘留者出售食品的工作已经恢复。然而,丁家喜对看守所的卫生条件表示担忧,被拘留者每三到四周才得到一次新的口罩。

12 3 2021
律师获准第四次会见丁家喜

2021年3月9日,山东省临沭县看守所安排被羁押人权捍卫者丁家喜与律师视频会见。通话持续了约两个小时,丁家喜告诉律师,给被拘留者提供的食物质量很差。被拘留者的一日三餐只有馒头和粥或白菜汤,而看守所出售的食品种类有限,质量差,价格普遍比市场价贵,也没有向被拘留者提供笔和纸。

这是丁家喜自2019年12月26日被拘留以来与律师的第四次会见。上一次会见是在2021年2月24日。

8 3 2021
检察官将丁家喜案退回警方补充侦查

2021年3月8日,山东省临沂市检察院通知丁家喜的律师,已将丁家喜的案件退回临沂市公安局补充侦查。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公安局必须在一个月内完成补充侦查,补充侦查两次为限。

25 2 2021
对丁家喜的起诉决定被推迟

2021年2月20日,临沂市检察院通知丁家喜的律师,将对丁家喜作出是否起诉决定的期限延长15天。

5 2 2021
人权捍卫者丁家喜讲述被秘密关押期间遭受的酷刑

2021年2月2日下午,人权捍卫者丁家喜通过视频连线与律师第二次通话。网上会见后,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在推特上发表了丁家喜叙述在2019年12月至2020年6月被秘密隔离关押在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期间所遭受的酷刑和虐待。据信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是在此期间负责对他进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实体。丁家喜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具体地点尚不清楚。

丁家喜说,他被剥夺睡眠和长时间审讯了73天。2020年1月底农历新年假期开始后,当局连续十天每天24小时以最高音量播放政治宣传片。丁家喜说,他有6个月见不到阳光,牢房里的日光灯24小时开着。他不被允许洗澡或刷牙。去卫生间和走廊都要被戴黑头套。

丁家喜说,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前103天里,他拒绝提供任何信息或回答任何问题。丁家喜说,2020年4月1日至8日,在被审讯时,胸部和腹部被紧紧绑在被称为 "老虎椅 "的刑具上,致使呼吸困难。八名审讯人员分成四组,从上午9点到第二天早上6点轮流对他进行审讯。早上6:00-9:00之间,允许他吃饭、走动、上厕所,但不允许睡觉。2020年4月7日上午,由于长时间坐在老虎椅上,他的双脚肿胀,严重疼痛。他对审讯人员说,他会回答他们的问题,但有四个条件:只谈2019年12月厦门,当局跨省镇压与会人士;认事不认罪;不接受官派律师的代理;保证睡眠。

审讯人员起初同意了他的要求,但从2020年4月28日到2020年5月6日恢复了24小时不间断的审讯。他说,在此期间,他只被允许睡4个小时,从凌晨2点到6点。他变得非常虚弱,两次晕倒。

前线卫士组织强烈谴责对丁家喜的酷刑和虐待,并呼吁中国所有相关部门立即释放他。在丁家喜获释之前,当局应停止和不再对他实施酷刑或虐待,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前线卫士还呼吁当局对他的酷刑和虐待进行独立、公正、彻底、迅速和有效的调查,并根据中国法律和国际人权法将肇事者绳之以法。前线卫士提醒中国政府,中国政府是《禁止酷刑公约》的缔约国,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绝对禁止酷刑。

22 1 2021
丁家喜面临更严重的指控

2021年1月21日下午,律师获准与人权捍卫者丁家喜进行视频电话会议。这是丁家喜自2019年12月底被拘留以来首次与律师接触。丁家喜现被关押在山东省临沂市临沭县。目前,丁家喜案已移交临沂市检察院,等待检察院决定是否起诉。

检察机关通知律师,对丁家喜的指控已由 “煽动颠覆罪 ”改为 “颠覆罪”,这项罪名最高可判无期徒刑。

丁家喜告诉律师,Ta在山东省烟台市被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受了酷刑和虐待,包括剥夺睡眠,在7天时间里被密集、连续地审讯。丁家喜说,已向检察官报告了这些虐待行为,检察官已书面记录了丁家喜的申诉。

2 12 2020
有关当局拒绝丁家喜会见律师

2020年11月26日,山东省临沂市公安局再次拒绝人权捍卫者丁家喜律师会见当事人的要求。公安局表示,由于丁家喜面临国家安全指控,允许会见律师会 “妨碍调查 ”或导致 “泄露国家机密”。

12 11 2020
丁家喜仍在接受警方调查

2020年11月6日,丁家喜的辩护律师致电临沂市公安局,询问丁家喜案情况。警方告知律师,目前侦查工作还在进行中,她们不能告知何时将案件移交检察院。侦查期限已经延长了两次,但警方拒绝透露是否会在2020年11月19日当前期限结束时再次申请延长。
公安机关多次拒绝丁家喜律师提出的取保申请以及会见当事人的要求。目前,丁家喜已被关押超过315天,他无法与律师会见。

23 6 2020
丁家喜被正式逮捕,另外三名人权捍卫者被取保候审。

2020年6月18日,根据中国的人权组织报道,人权捍卫者戴振亚、张忠顺和李英俊被取保候审。三名人权捍卫者暂时获释后,他们以及他们的家人没有发表任何公开评论。

去年12月,与三名人权捍卫者同日一起被拘留的丁家喜,已经被临沂市公安局以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正式逮捕。临沂市公安局在2020年6月19日的正式逮捕通知书中告知丁家喜的家人,丁家喜目前被关押在山东省临沂市东南40公里的临沭县看守所。

27 1 2020
四名人权捍卫者已被隔离关押一个月

截至2020年1月26日,四名人权捍卫者已经被隔离关押了一个月。2019年12月26日的跨省行动中,山东省警方逮捕了四名人权捍卫者,他们是福建省厦门市的戴振亚、北京的丁家喜,福建省漳州市的李英俊和山东省烟台市的张忠顺。逮捕他们是 2019年底镇压行动的一部分, 这次镇压中国有20多位人权捍卫者受到影响。

下载紧急呼吁

戴振亚是新公民运动成员,他致力争取政府更多公开所控制的信息。他参加的活动还包括为被拘留的政治异议人士送饭,并组织签名和公共筹款活动。人权律师丁家喜是新公民运动的知名人物,新公民运动要求政府官员更加透明,教育系统更加平等,以及建立宪政。李英俊自2013年以来一直参与维权活动,支持被拘留或监禁的人权捍卫者。他还是“公民同城聚会”的成员,公民同城聚会就是居住在同一城市的活动人士定期聚餐,讨论行动方案和改革政府。 张忠顺是山东烟台大学前讲师,一直积极参与公民行动,包括公民同城聚会。

根据2018年修订的《刑事诉讼法》第75条,丁家喜、戴振亚和张忠顺现在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隔离关押。他们三人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羁押,这项罪名在刑法中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罪。李英俊被拘留的法律依据和条件尚未得到证实。当局可以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为由对被拘留者秘密关押长达六个月。虽然法律要求警方在24小时内将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人士的状况通知他们的家人,但是法律并没有明确要求警方说明被羁押者的确切下落。目前烟台市公安局已通知丁家喜、戴振亚和张忠顺的律师,根据《刑事诉讼法》,这三位被羁押者被指控涉嫌“危害国家安全”,当局禁止律师与他们见面,理由是“阻碍调查”。或泄露国家秘密”。

2018年8月,联合国人权专家致函中国政府,关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规定的拘留状况“类似于隔离和秘密拘留,相当于强迫失踪”,专家指出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被关押人面临酷刑和其他不人道及有辱人格的待遇以及其他违反人权的风险。”

前线卫士深深关注戴振亚、丁家喜,李英俊和张忠顺被任意和隔离监禁,特别是他们其中三人被以“‘危害国家安全’罪指控,当局拒绝他们所选律师的会见要求,增加了他们被羁押期间遭受酷刑和虐待的风险。前线卫士认为,对他们的拘留完全是由于他们以合法且和平的方式捍卫了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