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对余文生指控升级到“煽动颠覆政权罪”

状况: 
被关押和指控
有关情况

2018年11月20日,中国当局透露,人权律师余文生的案件已被退回公安局补充调查。中国刑法允许刑事检察机关将案件退回警方补充审查;涉及人权捍卫者的案件,这项措施几乎总是用于延长对他们的拘留。自余文生十多个月前被捕以来,他一直被隔离关押,不能会见家人和自己指定的律师。

 

余文生简介

hrd_yu_wensheng_credit_dw.jpeg

余文生是北京人权律师。他代理了几个被中国当局视为高度敏感的案件,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已经被关押了超过三年的人权律师王全璋。

 

23 11 2018
被羁押律师的司法程序任意延长

2018年11月20日,中国当局透露,人权律师余文生的案件已被退回公安局补充调查。中国刑法允许刑事检察机关将案件退回警方补充审查;涉及人权捍卫者的案件,这项措施几乎总是用于延长对他们的拘留。自余文生十多个月前被捕以来,他一直被隔离关押,不能会见家人和自己指定的律师。

2018年11月20日,余文生的妻子许艳打电话给徐州市检察院办公室,徐州市检察院负责起诉余文生。检察院办公室通知许艳,余文生的案已于前一天退回徐州市公安局补充侦查。这是余文生案第二次被送回公安局调查,进一步表明这一补充侦查仅用作拖延战术。许艳没有收到退补通知书和延期通知书。

前线卫士认为,使用中国刑事制度延长羁押余文生,剥夺余文生的自由和他捍卫人权和平的工作。前线卫士呼吁中国当局停止使用程序践踏余文生的权利,还余文生自由。

25 4 2018
余文生被正式被捕,当局强迫他解雇自己的律师

4月19日,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 “妨害公务罪”正式逮捕余文生。自从2018年1月19日被羁押以来,余文生一直被隔离监禁。余文生的妻子、律师和支持者多次尝试探望被关押的余文生,当局一直拒绝他们的要求。4月16日,余文生的律师收到了警方出示余文生签署的声明,要求解聘余文生自己聘请的律师。

余文生是北京的人权律师。他代理上访人士、民权活动人士和其他人权律师的案件,这些人士是中国政府镇压公民自由的受害者。余文生还主张在多个领域改变中国社会。2016年,他和其他律师共同起诉政府不履行保护环境的职责。余文生的正式逮捕结束了他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羁押状态,根据这项条款,当局可以在不明地点羁押余文生。在发布正式逮捕文件时,当局还确认了他目前被羁押在徐州市看守所。

2018年4月18日,余文生的律师常伯阳和谢阳前往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要求会见被关押的余文生。铜山区公安局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出示了2018年4月16日余文生书写和签署的声明,表示打算解雇他的律师,并请他的妻子不要委托其他律师代理。中国当局有强迫被拘留者及其家人解聘自己聘请独立律师,而由政府指派的律师替代。在被捕之前,余文生已经准备了书面和视频证词,宣布如果被拘留,他不会自愿解雇他的律师。

2018年4月19日,余文生的妻子许燕与丈夫通过视频交流。许燕说,她的丈夫骨瘦如柴,头发长而蓬乱。许燕询问余文生是否写了辞退自己律师的声明,余文生的回答含糊其辞。

4月17日,人权捍卫者甄江华的律师也收到了与余文生律师得到的类似通知,他们也被解聘。甄江华曾经与朋友和同事分享了书面证词,证实他不会在被羁押期间自愿解雇他的律师或接受政府指定的律师。甄江华在中国维权界已经有超过十年工作经验的人权活动人士。他担任中国权利运动执行主任。权利运动争取被囚禁的人权捍卫者的权利,并帮助人权被侵犯的受害者记录和公布他们的经历。自2017年9月2日甄江华在家中逮捕以来,一直被隔离监禁。2018年3月29日,甄江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在当局严厉的恐吓下,甄江华的家人在讨论他的案子时犹豫不决。

前线卫士重申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余文生和甄江华,停止对人权捍卫者维护人权和平工作的报复。

 

 

1 2 2018
对余文生指控升级到“煽动颠覆政权罪”

2018年1月27日,人权捍卫者余文生的妻子被告知,对余文生的刑事指控已从“妨碍公务罪”升级到更严厉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据报道,余文生已经被从北京的一个看守所转移到江苏省徐州关押。

余文生自2018年1月19日被捕后一直被隔离监禁。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和支持者多次试图探访他。 2018年1月27日,许艳以与丈夫的案件有关为由被传唤。传唤许艳的警察告诉她,对她丈夫的指控已从“妨碍公务罪”转为更严厉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项罪名常用于指控中国人权捍卫者,被指控者经常被判处两年或更长的徒刑。

在讯问期间,许艳还了解到,余文生被从他们在北京住所附近的看守所转移到徐州市铜山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担心他可能在关押期间被虐待。中国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制度导致虐待和酷刑猖獗。人权捍卫者张昆发布消息,2013年至2017年在他被关押期间,铜山拘留当局对他实施酷刑。目前余文生真正被关押地点并不能完全确定:中国有关当局以往曾提供过被羁押者关押地点错误的讯息。自余文生被捕以来,当局一直拒绝余文生的律师会见他。

前线卫士重申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余文生,并停止对人权捍卫者和平促进人权工作的报复行动。

26 1 2018
余文生被以“妨碍公务罪”隔离关押

2018年1月19日,人权捍卫者余文生律师送儿子上学时被数名名警察带走拘留。2018年1月20日,余文生的妻子收到正式通知,余文生被以“妨碍公务罪” 刑事拘留,关押在石景山区看守所。自关押以来, 当局既不允许余文生与律师见面,也禁止他与家人联系。

Download Urgent Appeal

2018年1月18日,余文生发表公开信,建议修改中国宪法,要求公正选举,对中国共产党实施监督和其他改革。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离开家送儿子上学。余文生的儿子不久回家,告诉他母亲,余文生被十几名执法人员带走,现场包括警车和特警装甲车。余文生与至少一名警察争论后,被推入警车。警方大量剪辑的视频显示,余文生与其中一名逮捕他的警察扭在一起。

自被捕起,余文生的妻子和自己委托律师都不允许与羁押在石景山区看守所的余文生会见或联系,看守所也禁止为他存钱。

余文生在律师从业过程中数次遭遇政府骚扰和恐吓。2014年,余文生因为表达支持香港占中运动,被关押了九十九天。

2017年,中国司法部门拒绝了余文生的律师执业年检,最终迫使他离开北京道衡律师事务所。中国的律师不允许在律师事务所之外法律执业。余文生也尝试建立自己独立的律师事务所,2018年1月,余文生得到通知,他申请的律师事务所也被拒。随后,余文胜被告知,由于他超过半年没有被其他事务所聘用,他的合法执照将被注销。

前线卫士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余文生,前线卫士组织认为,任意逮捕和羁押余文生是企图使其噤声并干涉他保护中国公民合法权利和自由的工作。前线卫士进而呼吁中国当局公布余文生的下落,允许他不受限制地会见自己委托的律师并与家人联系。

前线卫士敦促中国当局:

1.立即无条件释放余文生,并撤销对他的指控;

2. 保障他在被羁押期间的待遇完全符合联合国大会1988年12月9日通过的第43/173号决议《保护所有遭受任何形式羁押或监禁者的原则》

3.恢复余文生的律师执照;

4. 保障在任何情况下,在中国的所有人权捍卫者能够从事其合法的人权活动,免于报复的恐惧,也不受任何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