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对余文生指控升级到“煽动颠覆政权罪”

状况: 
被关押和指控
有关情况

2018年1月27日,人权捍卫者余文生的妻子被告知,对余文生的刑事指控已从“妨碍公务罪”升级到更严厉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据报道,余文生已经被从北京的一个看守所转移到江苏省徐州关押。

 

余文生简介

hrd_yu_wensheng_credit_dw.jpeg

余文生是北京人权律师。他代理了几个被中国当局视为高度敏感的案件,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已经被关押了近三年的人权律师王全璋。

 

1 2 2018
对余文生指控升级到“煽动颠覆政权罪”

2018年1月27日,人权捍卫者余文生的妻子被告知,对余文生的刑事指控已从“妨碍公务罪”升级到更严厉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据报道,余文生已经被从北京的一个看守所转移到江苏省徐州关押。

余文生自2018年1月19日被捕后一直被隔离监禁。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和支持者多次试图探访他。 2018年1月27日,许艳以与丈夫的案件有关为由被传唤。传唤许艳的警察告诉她,对她丈夫的指控已从“妨碍公务罪”转为更严厉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项罪名常用于指控中国人权捍卫者,被指控者经常被判处两年或更长的徒刑。

在讯问期间,许艳还了解到,余文生被从他们在北京住所附近的看守所转移到徐州市铜山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担心他可能在关押期间被虐待。中国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制度导致虐待和酷刑猖獗。人权捍卫者张昆发布消息,2013年至2017年在他被关押期间,铜山拘留当局对他实施酷刑。目前余文生真正被关押地点并不能完全确定:中国有关当局以往曾提供过被羁押者关押地点错误的讯息。自余文生被捕以来,当局一直拒绝余文生的律师会见他。

前线卫士重申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余文生,并停止对人权捍卫者和平促进人权工作的报复行动。

26 1 2018
余文生被以“妨碍公务罪”隔离关押

2018年1月19日,人权捍卫者余文生律师送儿子上学时被数名名警察带走拘留。2018年1月20日,余文生的妻子收到正式通知,余文生被以“妨碍公务罪” 刑事拘留,关押在石景山区看守所。自关押以来, 当局既不允许余文生与律师见面,也禁止他与家人联系。

Download Urgent Appeal

2018年1月18日,余文生发表公开信,建议修改中国宪法,要求公正选举,对中国共产党实施监督和其他改革。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离开家送儿子上学。余文生的儿子不久回家,告诉他母亲,余文生被十几名执法人员带走,现场包括警车和特警装甲车。余文生与至少一名警察争论后,被推入警车。警方大量剪辑的视频显示,余文生与其中一名逮捕他的警察扭在一起。

自被捕起,余文生的妻子和自己委托律师都不允许与羁押在石景山区看守所的余文生会见或联系,看守所也禁止为他存钱。

余文生在律师从业过程中数次遭遇政府骚扰和恐吓。2014年,余文生因为表达支持香港占中运动,被关押了九十九天。

2017年,中国司法部门拒绝了余文生的律师执业年检,最终迫使他离开北京道衡律师事务所。中国的律师不允许在律师事务所之外法律执业。余文生也尝试建立自己独立的律师事务所,2018年1月,余文生得到通知,他申请的律师事务所也被拒。随后,余文胜被告知,由于他超过半年没有被其他事务所聘用,他的合法执照将被注销。

前线卫士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余文生,前线卫士组织认为,任意逮捕和羁押余文生是企图使其噤声并干涉他保护中国公民合法权利和自由的工作。前线卫士进而呼吁中国当局公布余文生的下落,允许他不受限制地会见自己委托的律师并与家人联系。

前线卫士敦促中国当局:

1.立即无条件释放余文生,并撤销对他的指控;

2. 保障他在被羁押期间的待遇完全符合联合国大会1988年12月9日通过的第43/173号决议《保护所有遭受任何形式羁押或监禁者的原则》

3.恢复余文生的律师执照;

4. 保障在任何情况下,在中国的所有人权捍卫者能够从事其合法的人权活动,免于报复的恐惧,也不受任何限制。